中亞古絲綢之路 ~ 飛機上四人三個坐位

May 30, 2012

時常去旅行都會搭內陸機,但從未遇過以下奇聞  [從杜尚別往忽氈]。

之前從陸路過關已有經驗要再次經過那冗長無效率的過關手續,所以已預早了一點時間到機場。到達機場後看到很多人帶著行李在門外等候,原來機場還未開門,只好冒着雨在等候。人越來越多,過了大半個小時很多人已不耐煩起來,不停在敲打玻璃門。過了不多久終於有人開門看看,大家都立刻拿起行李準備,但門隨即關上,唯有繼續再等。無聊地四處看,見到本地人都帶著很多行李,而最多人拿着的就是印有大長金的藍色膠袋和裝滿不知是什麼液體的膠桶。這樣地看着身邊的事物都蠻有趣,時間便不會過得太慢。不知不覺等了一個小時,大門終於開了,所有人都急不及待地衝向大門。對已習慣了排隊的我們,在機場看到這樣的情景真有點意外,好像在迫巴士。大門只開了一邊,出和入也在同一個地方,所以特別擠迫。登機手續很簡單,也不編坐位。候機室很簡陋,只是一個大堂,沒有任何設施如餐廳、店舖,我們只好找個位坐下等。當時已差不多到預計登機時間,但飛機還未到,也沒有任何指示牌顯示將要延遲多久。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終於可以登機,本地旅客都一窩蜂地衝向登機門口,可是接駁巴士只得一部,不能容納所有乘客。我們也沒法上到這部巴士,唯有再等下一部。沒多久當下一部巴士停下時,我們又得再全力擠進去,否則上到飛機後會有機會沒座位。很幸運終於擠入巴士,怎料下車後預備踏上樓梯時突然給空姐截停,原來有三位穿著軍服的官員坐着政府的私家車來到登機的樓梯前,他們要優先登機 ,相信在這些國家是很普遍的事。

飛機上的坐位是分左右兩邊,每邊三個,坐在最前兩排的座位都是東正教的教士和三個軍官,相信坐位已一早預留給重要人物。幸好有團友已一早上了飛機並替我們找到座位,否則我們有機會沒座位。

就在宣佈要扣好安全帶時,有兩位乘客仍然找不到坐位,因為機上突然多了三位有優先權上機的乘客,導致不夠坐位。空姐立刻作出了前所未見的安排,要求那兩位乘客分別坐在其中兩行,即是四個人坐三個位。因中亞男士都很高大,怎樣也沒法坐下去,空姐於是再作另一個安排要求我們四位女團友坐在一起,讓出一個位,而另外一位乘客被安排坐在空姐的座位,還拿出那條作示範用的安全帶叫沒安全帶的團友扣好,但我們的團友當然沒有把座位讓出來。經過一輪擾攘後,仍然沒有位的乘客已很憤怒,就在那時有位年長的男乘客自願下機改乘下一班 (每天只有一班) ,問題也就解決了。

沒有那位好心的乘客,不知要等多久才能起飛。

這些國家給蘇聯統治了一段長時間, 現在仍遺下極權主義的特色。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